海纳百川》十年后还有OTT吗?(王薇瑄) - 海纳百川 - 言论

2016年是台湾的OTT元年,Netflix和爱奇艺先后攻进台湾市场,时隔5年,Netflix的订阅数就比分析师预测减少了220万人,股价重挫8.8%。这间全世界最大的影音串流平台,在190个会员国扎根,至今仍负债累累,让人不禁思考:OTT(串流媒体)的本质究竟是提供影视内容,还是另有目的?

大多数OTT-TV获利模式是会员制,在新冠疫情下,Netflix、HBO、Disney+订户都明显增加;但根据Deloitte去年10月的调查,1千多名受访者中,46%在过去6个月至少退订一项串流媒体服务。其中,有6成退订的原因是,观众已看完了想看的节目。

内容更新对维持会员数至关重要。相较于传统电视的一天一集,订阅OTT-TV随选服务的观众,就像拿到了ALL YOU CAN EAT的门票,两天追完一部40集的剧是家常便饭,能吃多少是多少,此为局限之一。之二,还要顺应各国法规,像欧盟就规定外国平台内容30%必须是欧洲出品。之三,内容产业成本极高,2020年Netflix投资了173亿美元在内容制作上,而韩剧《来自星星的你》的每集版权费更高达50万美金。OTT根本是一个用钱砸出来的影像王国,美丽而虚幻。

有趣的是,相较于美国有线电视月费台币2千元,高成本的OTT-TV订阅均价却只有4百元,入不敷出,又需时刻烧钱投资新内容以维持订户数,这样的恶性循环,中美两国最大的爱奇艺跟Netflix不知还能撑多久?紧追在后的HBO跟Disney+,虽也是OTT,但就是老内容供应商,OTT只是其中一个销售管道,长久经营下的观众黏著度高,所以成立一年的Disney+以4500小时的内容就掳获1亿订户数,Netflix如今有4万小时的内容,但当年达成1亿订户也耗费了10年。

既然不赚钱,为何中美两国还抢入OTT-TV市场?比起一间节目制作公司,我倒觉得OTT-TV更像是文化传销工具,借此提升文化覆盖率。毕竟一个不赚钱的产业,若无国家支持则难以为继,外国媒体巨擘的强势,确实能在不知不觉中渗透当地生活,让观众习于文化殖民的风华。思想转移的极致,就是潜移默化。

数码经济的竞赛里,汇流才有机会成为赢家。百花齐放中,后进的Disney+以内容提供者的优势成为潜力巨兽,但难说10年甚至20年后,会不会面临与Netflix相同的困境?毕竟内容创作烧钱,大胃王也非少数。OTT-TV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它虽然改变了现代人的观影模式,毁掉了传统电视业,但仍身处险境,吉凶未卜——10年后,还有OTT吗?(作者为科技媒体作家)

本文由:章鱼直播 提供

关键字: 章鱼直播-章鱼TV|体育直播|章鱼体育|JRS直播网

上一篇:检察总长为性侵杀人犯提非常上诉 驳回理由出炉 - 社会 - 中时

下一篇:章鱼直播手机版app下载:三星折叠机全球市占率88%!明年再推四款新机